大兴在线,大兴新闻网,大兴信息网,大兴信息港,大兴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兴在线 >

黑龙江望奎****局欠债18年不还 **院不强**执行

时间:2018-01-14 12:38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黑龙江望奎****局欠债18年不还 **院不强**执行

  原标题:“强**执行”为何执行不了

  日前,有媒体报道,黑龙江绥化市望奎县****局欠款20万元,债主追讨18年无果。2000年,绥化市中级人民**院曾向该局发出“支付令**蟪セ骨房睢4撕螅杩钊艘苍昵肭**执行,但始终未果。

  绥化市中级人民**院开具的“支付令”显示:“1995年,望奎县****局申办的望奎县金盾物资贸易总****向徐晓兰等5人借款人民**共计20万元,约定月利率为3分,借款到期后,申请人多次索要,被申请人未还,1997年7月,望奎县****局向工商部门申请望奎县金盾物资贸易总****解体。后申请人多次向望奎县****局索要,被申请人仍未还。”“要求望奎县****局自收到本支付令之日起,给付申请人借款、利息、****受理费等总计59万余元。”

  据了解,当年望奎县****局主要领导分别被任命为金盾物资贸易总****的董事长、总经理等职务。双方最初约定的还款期限为1995年12月。

  10月28日,事件的当事人之一刘福祯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1994年前后,望奎县****局开始尝试第三产业,成立了金盾物资贸易总****。当时,打算组织人到******做劳务,就是种菜,主要产品包括大头菜、白菜、西红柿等。但当时,****局拿不出这笔启动资金,所以就考虑局里出一部分、劳务人员拿一部分,再从民间筹些款。我当时是望奎县****局巡**大队的大队长。”

  “后来,我介绍的马占江第一次拿出了1万元,我拿了5000元。之后,马占江又出了4万元。第一年状况不错。春节前后,便还了我们1万元。此外,徐晓兰出的4万元也是经我介绍的。”他回忆道。

  第二年,****前往******的人数有所增加。然而,由于经营不善,加之对当地气候、自然条件不了解,****种植的蔬菜全部被冻坏。“后来这批人就返回了,欠款就一直拖着。除去中间还过的1万元,再加上其他人的钱,一共欠了20万元。”刘福祯说。

  据他回忆,事后望奎县****局先后更换了数任局长。借款人多次催要,但始终没有结果。“后来才想到通过起诉追债。这件事情**院在宣判时并没有异议,因为票据、欠条、签字文件、公章等都很充分。几天后,**院就下达了支付令:要求望奎县****局归还本金20万元,利息39万多元,合计59万余元。”他回忆道。

  支付令随即下达至望奎县****局。在随后的15日内,因为****局方面并未提出异议,刘福祯等人认为这次应当可以拿到欠款了。不过,此后数月,望奎县****局仍未还款。“2000年,我们又向绥化市中级人民**院申请强**执行,申请费用为10900多元。此前的诉讼费大概也是这个数字。到目前,这些钱我们还没拿到。”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手握**院“支付令”、强**执行等多重**律保障,借款人为何仍拿不到欠款?对此,另一位借款人马占江的解释是:“****局方面说拿不出钱,既然已经起诉到**院了,就该由**院负责。**院的理由是:**务用车、县委县政府所批的办公经费、罚款都不能用来执行还款。后来我们还拿到了上级信访机关的回复,大致意思是:此事已处于起诉执行阶段,不属于地方上访材料,责成黑龙江省绥化市进行处理。”

  “我们多次前往**骸⑺缁厍欧貌棵拧⑺缁厍谒疚然梗济挥薪饩觥!绷醺l醣硎荆诩渫****局一位时任蒋姓局长曾回复称:“自己是刚调来的,对此事并不知情。”后来又称,“执行与否是**旱氖拢形侍庥Φ焙**院协商。”

  对于讨债经历,马占江的感受是在被“踢皮球”。“别的部门说是****局和**院负责;****局说拿不出钱;**院说无**执行,需要我们提供素材,证明‘哪些车不属于**务车辆’以及‘****局账户信息’等,但这部分信息个人不太可能拿到。”他说。

  马占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当时是刘福祯给我介绍的这个事。我和他关系不错,借钱不存在强迫或为难。那时我买了新房子,钱不够装修。楼款正好没交,想借出去挣点利息,年末拿到本金再交上房款。”

  他表示,目前非常需要这笔钱。“家里亲戚都借遍了。2008年妻子得尿毒症以来,每年透析就得不少钱。现在,我们在江苏投靠女儿。当时借款是刘福祯介绍的,现在也全权委托他追债。”

  刘福祯的态度是:“我还得继续负责。马占江和白景文的钱是我担保没问题,他们才借的。马占江妻子的治疗费用很高,家里房子都卖了。这笔钱对他很重要。”

  10月28日,记者联系绥化市中级人民**院,但一直未得到回复。望奎县纪委一名工作人员则表示:“目前此事并不由纪检部门负责,因此不了解相关进展。”

  此前,现任望奎县****局副局长梁正辉曾向媒体证实,“****局借钱未还,这个事应该是有。(目前)应该是没还。”10月28日,望奎县****局政委高军表示,“市政**委也在督办这个事情,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组,欠人钱是事实。(我们)赶快研究,准备迅速解决这个问题。……我理解是应该还,但必须得理清债务关系,得有依据。”对于为何18年仍未理清债务关系,他表示:“我不太清楚,准备还款的计划已经跟市里汇报了。”

  10月29日,绥化市政**委副书记吕东风称,望奎县****局刚刚将欠款本金20万元打入相关部门的账号。但因经费紧张,并未包含30余万元的债务利息。

  此前,绥化市中级人民**院执行局表示:依据最高人民**院“注释【2001】8号文件”第十五条规定,对当时****司**机关的经费、房产、车辆都不允许执行。因此,多年来**院无**强**执行。

  对于**院及****局方面的解释,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沈斌倜认为,长达13年支付令无**被执行,**院必定存在过失。**院有权查询****局相关账号及其名下财产。支付令一经发出,****局没有上诉,就默认为生效,与其他判决具有同等**律效力。无论欠债方是政府机关还是个人,**律程序都一样。

  “如果对方仍拒不还钱,唯一途径就是进而向**院申请强**执行。所以,如果**院方面不配合,这条路就被堵死了。本案中**院存在不作为,个人无权获取****局名下财产,但**院有权将其强**执行给债权人。如果欠款人拒不执行,且其名下确有财产,则属于****不执行**院判决,**院可********局负责人并处罚款。如果**律途径走不通,债权人只能转向信访途径。”她说。

  国家****学院**学部副主任杨小军认为,近年来,媒体频繁曝出政府部门拖欠债务、打白条等事件。“讨‘官’债,难就难在双方地位不对等。尤其在基层政府,外界监督原本就欠缺,难免出现官官相护的情况。很多地方政府在餐厅长期打白条、欠债不还,过程都类似,领导换届后,新任领导更不会对前任的欠债负责,****只能让公众埋单。”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