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在线,大兴新闻网,大兴信息网,大兴信息港,大兴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 主页 > 大兴交通 >

四川安岳县38只狼狗当“文管员”

时间:2018-01-14 20: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小灰灰网络
菩萨湾摩崖造像看守人廖和军和他的狼狗。受访者供图 “我那个狼狗凶得很,如果是陌生人,可以说走不到它身边去,要咬的话腿都要一口咬大半。”74岁的郭明树是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文物局的一名文管员,他提到的这条狼狗是在文物局有“编**”的文物守护者,并

菩萨湾摩崖造像看守人廖和军和他的狼狗。受访者供图

  “我那个狼狗凶得很,如果是陌生人,可以说走不到它身边去,要咬的话腿都要一口咬大半。”74岁的郭明树是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文物局的一名文管员,他提到的这条狼狗是在文物局有“编**”的文物守护者,并且每月享受150元财政伙食费。

  目前,安岳在境内31个文物保护单位共配备有38只狼狗,用于守护文物,防止文物被盗。安岳县文物管理局表示,狼狗已成为人防、技防外的重要防盗补充力量,年底还将购置约20只狼狗,配给一些比较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

  配了狼狗 心里有底

  四川安岳县有重要文物保护单位,其中大部分是唐宋的古石刻群。在以前,文物管理员都是由当地热**文物的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义务管理员。

  2006年6月开始,文物**盖肓俗ㄖ暗奈奈锕芾碓保邮懿普浞⒌牟固TH伟苍老匚奈锕芾砭职旃抑魅蔚牧嗡秤禄匾涞溃2012年前后被盗现象比较严重,而安岳石刻主要分布在比较偏远的山区,请的文管员年纪也比较大,光靠人来守护很困难。”

  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告诉南都记者,因为安岳县文物保护单位分布得很散,且多位于荒郊野外,对于每个地方只设置一两名的文管员来说,夜间守护的时候难免会胆怯害怕。

  20 12年,安岳县召开文管安全工作研讨会,对文物安全的形势进行了详细分析,首次提出饲养狼狗作为文化保护者的想**。“当时我们确定在聘请文管员、安装****监控系统设施之外,还给文管员配备狼狗加以防护,达到‘人防’、‘地防’、‘犬防’多重守卫。”廖顺勇说。

  “狼狗配备之后,我们心里有底了。”唐文军对此安排表示很有必要,“狼犬灵敏度比较高,个子高大,文管员的安全有保障,对企图偷盗的不**分子来说,也起到了较大的威慑作用”,唐文军说。

  安岳县文物管理局文保股股长黄科进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安岳县在31个文物保护单位共配备有38只狼狗,年底还将购置约20只狼狗,配给一些比较重要的文物保护单位。

  除此以外,文管部门还向全县57处重要文物保护单位推广这一方式,决定每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配备两只狼狗,省、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各配备1只狼狗。

  半夜犬吠 吓退蟊贼

  在安岳县城60余公里外,作为国家级保护单位的宋代摩崖造像,保存于地处深山的顶新乡民乐村茗山寺内,由66岁的文物管理员曾祥余和一条狼狗负责守护。

  因为茗山寺不是对外开放的旅游景区,且地处偏僻,地势较高,平日来访者很少。曾祥余的日常工作即是对茗山寺进行看护守卫和打扫清洁并为途经此地的游客指路。

  但在今年4月一个夜晚,曾祥余还是遭遇到了陌生人的深夜造访。他告诉南都记者,当天夜里11点,他在茗山寺的保护房中休息,突然被狼狗叫声吵醒,打开值班专用的照明电筒向外看,发现寺外有一名陌生男子骑着摩托车。“我当时离他十多米的距离,他看见我之后掉头就走了”,曾祥余说,等陌生男子离开之后,他又巡查了寺庙各处,发现佛像并无异样才回了房间。

  曾祥余表示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去年也有深夜来寺的人,“说是来旅游的,但是看到狼狗和我一起出来,他们很快就离开了。”现在回忆起来,曾祥余认为狼狗的共同守卫对可疑人员起到了很大的震慑作用。

  同是文物管理员的廖和军也遇到过类似情况,71岁的他和一条狼狗共同守护着菩萨湾摩崖造像这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已有3年。“有天深夜被狗叫声吵醒,我起身出去看到两个人,手拿着半米长的棍棒。”廖和军告诉南都记者,若不是狼狗的吼叫声吓退了来人,他自己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自从给我们配备了狼狗之后,再也没有发生过文物被盗事件了,比之前没有狼狗时省心多了。”廖和军说。

  物价上涨 盼着涨薪

  木鱼山摩崖造像位于安岳县西南36公里的自治乡黄河村的木鱼山腰,这里保存着770尊摩崖造像,从2011年起,便是由年过七旬的郭明树看管的。“开始装的是**报器,后来**报器坏了,局里才送来了一只狼狗。”郭明树说。

  郭明树的家距文物所在的山一百多米,为方便看守文物,他在山上修了一间房,白天在家里,一到晚上他便跟狼狗一道上山去守文物,“我就是教它,只要外面有一点响动,它就要放声叫。”

  他给这只心**的狼狗取名叫“镖虎”,“保镖的镖,就是保护,老虎的虎,就是有点凶。”郭明树解释道。据他介绍,“镖虎”每天晚上“值班”时,有些路过的车停在公路边,只要有人在说话,它就会叫。“我每天早上从山上牵回来,经过公路,它只要是看到陌生人,就硬是要跳着跳着地咬。”吓得没人敢靠近。在郭明树看管文物这5年间,没有发生过偷盗文物的事情。

  在郭明树的照顾下,“镖虎”现在长得很结实,郭明树给它拴了更粗的链子,带它出门的时候还不得不牢牢地抓紧,以防它挣脱出去咬伤人,“它小时候没有拴住它,后来要咬人了就把它拴住了。”

  郭明树今年已74岁,局里担心他年纪大了管不住“镖虎”,准备给他换一只老实一点的狗。“它对陌生人凶得很,但对我们很有感情。”郭明树跟老伴儿住在木鱼山的山下,儿女都远在成都,“镖虎”对于他们而言,除了是保护文物的“卫士”,也是同普通“家狗”一样的存在,一回家就亲热得很。

  郭明树回想起三年前“镖虎”刚被送来的时候,还是一只小奶狗,为了让它长得更强壮,郭明树曾买过四瓶葡萄糖酸钙给它吃。农****喂养得没有那么精致,“镖虎”就跟着郭明树吃杂粮,食量越来越大,直径二三十厘米的饭盆,每顿能吃一满盆,每个月150元的补贴都不够用,郭明树还得自己贴一些。“不过我们不计较这些,反正它要吃什么就给它什么。它喜欢吃蛋,基本上每天给它一个。”

  关于150元一个月的补贴费用,唐文军也表示,2012年物价还不是很高,是按一天5元的配置来**定。对于给狼狗“涨工资”一事,唐文军说正在积极向上级呼吁,争取能给到合理的补贴,也希望文管员们能合理利用。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